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脚气用什么泡脚 >> 正文

【碧海小说】烟雾下的日子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去年正月十五的晚上,纷纷扬扬的大雪铺天盖地而来。

二勇夫妇听罢了村子里最后一声的炮响,早早的上了炕。这是一户典型的百姓之家,仅仅靠着队上分的一亩三分地过活,却还要供着二十岁的儿子读大学。生活过的窘迫难耐时,二勇便会加入房工班,亮亮自己砌砖垒墙的好手艺。妻子王菊香虽然身材矮小瘦弱,倒也忙完家里忙地里,忙碌充实的日子常常让她顾不得想起疲惫的身体和生活的辛酸。而今夜不同,她宁愿忘记所有的一切,也忘不了后天儿子又要开学了,一万多元的学费成了她一年一度的心病。总觉得头上顶着一团阴云,躲不开,抛不去。白天煮的饺子还在桌上摆着,她吃不下也不想吃,只想哭,或者想着狠狠地摔个跟头,可以捡一万块钱回来应应急,哪怕碰的头破血流也值得;或者想着要碰就直接碰死,一了百了,不再有任何牵挂。可又觉得那样会闭不上眼睛,愧对了儿子,哎!翻来覆去,想做个好梦也是难上加难,钱咋就这么难挣又不经花呀!

“咳,咳,咳!”二勇一阵急促的咳嗽,使他把头伸出了炕外,冲着尿盆子差点吐出血来。原本黝黑的脸庞被憋得红涨涨的,眼珠子让一汪泪水漂着,似乎要蹦出来了。

王菊香急忙起身,用巴掌不停地拍打着二勇的后背,带着一丝心疼,带着一丝怨恨,嘴里不停地骂着:“活该,迟早咳死你,一点记性也不长!抽,抽,抽!整天就知道抽那破烟,究竟图个啥?明知道那是慢性毒药,倒还甘愿自杀,说什么宁舍一顿肉饺子也不抛弃一根烟,我看你这脑子是让烟给熏得生锈了,不转圈......”

“行了,行了,整天这几句话,你烦不烦,咳,咳!”二勇不耐心烦的说完后又钻进了被窝,“快睡吧!”

“睡睡睡!吃了抽,抽了睡,你闻闻咱这屋里都成啥味儿了?整天吸着你这烟腻子味儿,我看我也活不了几天了。不许睡,你给我出来!”王菊香明显的更加心浮气躁了,一把撩开了二勇的被子。“你说,儿子后天的学费咋弄?都急死我了,你倒好,还能睡得着!”

“哎呀,我说你这娘娘门门的,一点实事办不了,净会瞎操心。钱我已经准备好了,明天我哥就给送过来,不就一万块钱吗,等开了春,我还到房工班干活,不出半年就还清了。不还也没事,他可是镇中学的正式工,不差这点钱,给他两条好烟打发高兴了,啥都好说。再说了,嫂子一直没能给生下一二半女,老了他们靠谁?不还得靠咱儿子,尽管先花着昂,咳,咳!”

“那你戒烟的事咋弄,到底是戒还是不戒?咱这日子都成这样了,就差端个破碗出去要饭了,你就不能给省省?看看你那身体,每天晚上不停地咳,不受罪呀你?”

“光靠省这几块钱烟钱能顶个屁用,我也没抽好的,一天一盒,才两块五。你看我哥,一天三盒,还净抽好的,一边上课一边抽,闭着眼睛都能一根接一根,人家抽过的烟要是连起来,恐怕都能绕地球一圈了,不照样身强体壮?别老听电视上那些人瞎咧咧,说什么抽烟可以减短寿命,肺也会变黑,纯粹是他们销售产品的商业手段,他们的心比我这肺可黑多了。”

“你就是个犟头驴,烟盒上醒目的大字标注着‘吸烟有害健康’,瞎了你的狗眼了,没理楞要辩三分......”

“哦,你看村东的刘老头,今年都九十了,每天都要圈三袋子的‘汉大炮’,耳不聋,眼不花,还成天在山上套兔子打野鸡,不是好好地吗?”

“你!气死我吧你,没良心的东西,这倒成我的不是了还,这,这日子没法过了!”王菊香气喘呼呼地瞪着俩眼喝道。

“懒得理你,破猪槽子嘴,睡觉!”

第三天,王菊香带着大勇给的一万块钱,特意一直把儿子送到了县城。回来时倒没忘记她的主要目的:在一家药房里,她找到了电视广告上介绍的“电子烟”。据说这玩意儿的味道和真烟相似,甚至比真烟的味道还要好,而且随时可以充电,长期使用能够达到彻底戒烟和清除肺毒的效果,无疑是抽烟人士的不二之选。想到这里,她便毫不犹豫地花去二百元买了一支。回头一琢磨,这钱是大勇给的,于是又为大勇买了一支,也算是一份感谢之心吧。二勇再怎么犟,毕竟是和自己风风雨雨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夫妻,吵归吵闹归闹,作为妻子的她,是最有责任替二勇着想的,这“电子烟”虽是贵了些,但真要能达到戒烟的效果,就是买十支也是便宜,身体的健康才是最珍贵的,多少钱财都换不来。

回家后,大勇自然是很高兴的,为弟妹的这份心意而高兴。但他自己没舍得用,而是在放学后偷偷塞给了校长,哄得那校长心花一下怒放,连夸大勇精明能干,适合去当办公室的主任一职。于是大勇便趁热打铁,租了一辆出租车,在晚上悄悄地带着校长进了城,着实大鱼大肉,琼浆玉液的风花雪月了一夜。回来后,大勇便坐在了办公室内,再不会用过滤嘴儿烟熏火燎地毒害祖国的小花朵了,三杯清茶,三盒香烟,三份报纸,成了他一天所有需要报销的任务了,过得不亦乐乎。

而二勇,板着脑袋,瞪着俩牛眼,对妻子买回的“电子烟”执意不抽,口口声声骂着:“头发长见识短,都说小人与女子难养,还真是不假,竟学会偷偷摸摸乱花钱了!四百块钱呀!买了两根假烟,发烧了吧你,眼睛长后脑勺上吧?我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那是骗人的,不信是吧?好。它真要能戒烟,我二勇就把脑袋拧下来塞到裤裆里去,永不见人!好家伙,不知不觉四百块钱就送人了,你是开银行的还是搞慈善的?心眼儿咋这么好呢?你以为捡了个大馅饼吧,其实你就是替人提鞋反被踢,踢了你还笑!哭什么哭?四十多岁的人了,一说就抹眼擦泪,白吃了几十年饺子,不怕别人笑话!别看你买回来了,我还就是不抽它,那是高级人的玩具,我一个穷老百姓,抽不起!”二勇这直肠子,什么都不考虑后果,振振有词地骂得痛快淋漓。

旁边的妻子脸上红一阵青一阵,愣是把眼角渗出的泪水咽到了肚中,目不转睛地望着二勇,双手一使劲儿,把那“电子烟”掰了两半,砸在了二勇的脸上,扭头出去扫雪去了。

这时的二勇方才发现自己骂的确实有些过分,伤了妻子的一番好意,可嘴上又说不出客气话来,点了一根低价烟,默默地到院中帮忙去了。两口子的冷战一直持续了十来天,从那天起,王菊香下了一个决心,她要用行动证明戒烟可以有益健康,并且还可以省下一笔钱。

大勇给校长送了那支“电子烟”后,似乎是“理所当然”地当上了办公室主任。头两天还可以看见校长夹着时不时地抽两口儿,越是人多的地方,抽的越是频繁,像是向人们展示着高科技在自己身上的魅力,一副自豪的神情。别人给他敬烟,他会摆摆手说:“我抽这个,环保,无毒,健康!”可几天过后,肚子里的烟瘾虫子被饿扁了,不停的在他那五脏六腑之中翻滚着,啃食着,抽烟的欲望再一次牵扯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两只手常常不用自主地伸到口袋中去寻找烟盒子和打火机,然而没有。这时他又想到了大勇。

“大勇呀,你弄的那‘电子烟’可不像广告中说的,我这烟瘾可又犯了,你先给我两根解解馋。”校长略带乞求的迫不急切道。

“行,既然它的效果不够好,对咱来说也就没什么意义了,您先抽着这几根,等到晚上咱好好地解解馋。”说完大勇便把自己的半盒烟递了过去。

当然晚上又是一番风光无限好......

和校长有了这层深交,大勇很快成了学校的副校长,两个人狼狈为奸,尝尽了各色人间烟火。大勇渐渐地喜欢上了外面的花花世界。而家中那位不下蛋的老草鸡再也提不起他的兴趣,终于在入冬时节,夫妻二人不欢而散分道扬镳了,屁股后面时常引来阵阵笑谈。

然而风光是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呀!就在大勇和妻子离婚的一个月后,,他被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在深夜送进了县医院。待办好了一切住院手续,那女子便一去没了踪影。经检查,大勇得了肺癌,晚期!能够存活的日子已经非常短暂了,这时他终于后悔了当初那禽兽不如的行为,使得今天的病床前竟没有一人端茶倒水,哎!

又过了一段时间,二勇夫妇得到了大哥住院的消息便匆匆赶来。看着大勇在病床上躺着,脸上毫无血色,以前的神采奕奕在病人“制服”的映照下早已找不到一丝痕迹,二勇心疼的泪流满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大勇微微睁开半闭的有些沉重的双眼,吃力地说到:“二勇,哥已是病入膏肓了,再多的钱也无法挽回上天的安排,我的钱花的也差不多了,城里的那套房子就算给侄子娶媳妇的礼物吧。我知道你们过的也不容易,等我死后,能把我列入祖坟我也就瞑目了。还有,二勇,戒烟吧,可别步了哥的后尘......给,给我再点一根烟,我好累,好累......”没等话说完,他那沉重的眼皮便闭上了,再没睁开,只是眼角那滴善良的泪,骨碌而下。

处理完大勇的后事,又到了腊月二十。村里的人们纷纷赶集置办着过年的年货。

二勇躺在炕上心想着:冬天咋就没人盖房呢?没人盖房我可咋过这个年呀!双手插在口袋中掏了又掏。嘿!居然还有两块半,还可以买一盒低价烟抽抽,可想到大勇临走时的忠告,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还躺着干嘛?走,赶集买肉去!”妻子喊道。

二勇一动不动,开什么玩笑,买肉?想都不敢想,还不如把我的肉刮两层吃!拿什么去买?两块半?扯淡!

“看,这是什么?”妻子拿着一把钞票在二勇眼前晃了晃。

“从哪弄的钱?”二勇立刻来了精神,一骨碌爬了起来。

“这是一千块钱,也是你一年的烟钱。当初我劝你戒烟不成就做了一个决定,只要看到你买一盒烟我就偷偷地攒下三块钱,没想到年关将至,还可以换一百斤肉吃,嘿嘿!”妻子自豪的解释道。

“那,那也是我的功劳,我要不抽烟,恐怕你也吃不上肉哩,看来抽烟还是有一定好处的。”

话是这样说,二勇本身就是个犟头驴,没理也要辩三分。但在他心里已经是服服帖帖的了。大勇的去世,过年吃的大肉,足以让他明白一切,再不做悔改,可就真的是自掘坟墓往里跳了。于是在过完年后下定了决心,端正了思想,表现出了顽强的毅力,终于:戒烟了!

这一年,二勇再没抽烟,晚上也不会再被咳嗽声惊醒。王菊香看着二勇的表现,打心眼里感到高兴,感到甜蜜。虽然日子还是紧供紧,但她终于可以放下那块心病了,这便是简简单单地幸福生活。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又到了腊月。

“孩他娘,拿出你攒的烟钱买肉去吧!”二勇说。

“吃吃吃!就知道吃,没钱了!”妻子在被窝里回了腔儿。

“没钱?你没攒钱呀?”

“你都戒烟了,我还攒什么烟钱,真没有!”

“那这年可咋过呀?连肉都吃不上!”

“忍忍吧,等明年开了春,你挣点钱,咱买一头小猪,每天喂着就当你抽烟了,说不定能正好赶上儿子娶媳妇,到时还怕没肉吃?”

“啊?哦!我看行!”

2013年2月2日凌晨

西安癫痫医院有哪些
癫痫怎么样治好
癫痫病病因都有哪些啊

友情链接:

分情破爱网 | 江苏如皋细瞎子 | 北京湖州 | 网名霸气带拽 | 芬兰面积 | 韩后套盒 | 苹果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