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脚气用什么泡脚 >> 正文

【故事会.文摘版】 金子的心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金子,我单位准备要在开发区建电梯楼了,因为是自己单位以前买的地皮,所以价格要比商品房便宜一点,现在正通知大家报名。按照规定,凡是在局里工作的,每一户或者单身职工都可以报名买一套,这样说来,我们家就可以买两套了。”晚饭前,李润雨下班回来,刚进家门就兴奋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妻子。

“买两套?哪有那么多钱呀?就咱家的那点积蓄,凑合着买一套都还不够。”听了丈夫的话,金子为难地说。是呀,几年来为了培养两个女儿读书,花了不少钱,费了不少神,特别是为了能给大专毕业后的大女儿安排个好工作,夫妻俩“求爹爹,拜奶奶”,早已弄得神疲财尽。

“那我们就不报名了,放弃两个指标算了。”李润雨无奈地说。

“一套还是要想办法买的。你想想啊,咱囡囡马上就要结婚了,虽说小伙子本人在部队,可家里却是农村的,如果靠他俩自己来买房子结婚,那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了。再说,如果小伙子哪天突然从部队转业回来了,连个窝都没有,那咋行啊!”金子对丈夫说。

“嗯,说得也是。”

李润雨是一个老转业军人,多年前从部队回了地方,被安排到了原籍的一个县财政局当了个小小的科长,每个月的工资收入还算比较可观。金子原是本县一个企业单位的工人,由于单位不景气而倒闭,早已下岗在家,每天仅靠卖点水果,为家里创点收益。

两口子生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李囡囡两年前由财政大学毕业,靠熟人走关系才安排到了父亲李润雨的单位,当了会计。小女儿李贝贝几年前就从技校毕业,进了本县一个电缆厂当了工人,十几岁起就和父亲一道为家里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全家四口人的日子过得虽不算富裕,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地说也可算是一个“小康之家”。

“金子啊,你说这只买一套房子,以后贝贝结婚了住哪里呀?”李润雨问妻子。

“哎呀,‘车到山前必有路’,先顾着眼前再说。如果贝贝结婚了没有房子住,就凑合着和我们两个老家伙一块住这套老房子,这五六十来平米的房子住两代人也还算过得去。当妹妹的理所当然要让姐姐,相信贝贝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金子心有成竹地说。

“我有意见!我就是不让!”这时,李贝贝突然从门外冲进来,一边跺着脚,一边歇斯底里地对着父母吼。

“啊呀,我的贝贝下班回来了,辛苦吗?饿了吧?等姐姐下班回来就一块吃晚饭了噢。”见小女儿下班回来,金子欣喜地立刻迎上去拉着李贝贝的手,亲热地嘘寒问暖。

“你们说的话,我刚才在门外都听到了,我想问问你们,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李贝贝把母亲的手用劲甩开,气冲牛斗地质问着。金子瞟了一眼丈夫,又拉起小女儿的手,笑嘻嘻地哄着说:“乖孩子,你们都是我亲生……”

“我不要听!你们太偏心了!”母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贝贝打断了。

“让,让,让,从小到大总说她是姐姐,要我这也让,那也让。穿衣让她穿新的,我捡旧的,读书也让她读高中,考大学,要我初中毕业就读技校,说什么好早点赚钱早养家,到头来她当干部,我当工人。现在要买新房子了,你们也要准备给她买,让她享福,要我和你们住在一起‘挤油渣子’!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样样都要亏待我?”李贝贝越说越伤心,越说越激动,两行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好孩子,别哭,别哭,你和囡囡都是我的心头肉,之所以这样,那也是顾不了这么多,没办法呀!”金子说着说着,眼圈泛红,饱含泪水,心里似乎也有诸多说不出的伤感。

“没什么好说的,我已受够了!”李贝贝根本没把母亲的话听进心里,她撂下一句话,把随身的手袋往地上一扔,一边放声大哭,一边疯狂地冲出了家门。

“贝贝,贝贝,快吃晚饭了,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啊?”母亲跟着追出家门,朝周围东瞧西看,可李贝贝早已跑得不见了踪影。

“妈,怎么了?”这时,大女儿李囡囡下班回来,看见母亲站在门外愁容满面,便着急地问。

“没什么,囡囡,你回来了,先回屋里去吃饭吧,上了一天班,也够辛苦的了。”金子说着,拉着李囡囡的手转身回到了屋里。

“来,润雨,囡囡,先吃饭吧!”金子把饭菜都端上了桌,招呼着丈夫和大女儿。

“妈妈,妹妹到哪里去了?等她回来一块儿吃吧!”李囡囡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见他们一副无奈的神情,自觉百思不得其解。

“不用等,她喜欢耍点性子,一会儿想通了就会回来的。”金子劝着大女儿说。

“唉,这家伙,还像小时候一个样,没长大似的,生气就喜欢往外面跑。”李润雨强装笑脸说。

“吃吧吃吧,不要等了,饭菜都凉了。”金子嘴虽这么说,可心却不在焉。三人坐在桌子旁,谁也不愿意动筷子。

“已经这么晚了,贝贝不知跑到哪里去了?”金子坐立不安,犹如百爪挠心,看看天色,又看看时间,焦急地说。

“妈妈,现在外面比较乱,前段时间还听说城东有个流氓挟持了一个少女,后被人发现,才没闹出什么案子来。我出去找一下妹妹吧!”李囡囡心里也很着急,说着,起身准备出去。

听到大女儿这么一说,李润雨两口子更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两人不约而同从凳子上一弹而起,说:“那赶快,我们一起分头去找!”

李润雨带着妻子和大女儿来到街头巷尾,走过大路小道,三人兵分两路,四处寻找着李贝贝。

李囡囡陪着金子来到了一个低矮的花圃边,金子用手电筒不断地朝花圃的各个旮旯里到处晃荡,着急地搜寻着,伤心地呼喊着:“贝贝呀,你在哪里啊,妈妈没把你当外……”一句话没说完,突然,金子的脚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只听“噗通”一声,全身扑倒在了地上,头被花圃边沿的铁围栏撞得鲜血直流。

“妈妈,妈妈……”李囡囡赶忙上前把母亲扶起来,见金子血流满面,顿时吓得胆颤心惊,束手无策。她一边帮母亲压住伤口,一边无助地哭喊着。突然,她急中生智,立刻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叫来了一辆救护车,把金子送到了县医院。

“我妻子怎么样了?”李润雨得知消息赶了过来,着急地询问医生。

“缝了十多针,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病人历来体质虚弱,本来就贫血,现在又失血过多,等于雪上加霜。你们最好能给她输点血,不然,不仅伤口难愈合,肯怕还会留下后遗症。”医生叮嘱着说。

“我是AB型,医生,我妻子是什么血型?”李润雨说。

“病人是A型血,AB型不适合。”一听医生这么说,李润雨一脸茫然。

“医生,抽我的吧!两年前我在学校献过血,我是O型血,万能输血者。”李囡囡对医生说。

“你是他们的……”医生正在纳闷。这时,又一个声音由远而近:“输我的吧,我是她女儿。”大家一看,原来李贝贝也赶到了身边。

“我也是她女儿,怎么了,O型血有什么问题吗?”李囡囡见医生一脸质疑,不解地问。

“噢,没问题,没问题,就是……”

“就是什么?”李囡囡见医生吞吞吐吐的神情,觉得有点怪怪的。

“还是先验验血型再说吧!”医生似乎有点不放心。

“我真的是O型血,快,不要浪费时间了。”李囡囡恳求着说。

“直说了吧,父母是AB型和A型结合的,子女不可能是O型血,所以,我觉得你是不是记错了自己的血型。”

“不会记错的,我的的确确是O型血。”李囡囡蛮有把握地解释着。

“医生,也许她不会弄错的,其实,我的大女儿囡囡不是我亲生的。”

这时,躺在病床上的金子强打起精神,说出了隐藏在心中二十多年的往事。

“我和丈夫结婚后十年中都没有怀过孩子。随军在部队的那一年,一天,有个大姐在她的屋檐下捡到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大姐把那个婴儿抱到我家里,问我要不要收养。我平时虽然也听人指点过,说如果结婚多年没生孩子,带一个别人的孩子之后,也许自己就会有孩子生了,但看到这个满脸血糊糊的婴儿,我害怕养不大,不敢贸然接收。就在我犹豫不决,进退两难时,突然,我看到了襁褓里有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我是被拐卖到此,请好心人收留我的女儿’,看了那几个字,我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于是,我就毫不犹豫地把那个婴儿收养了起来,她就是我的大女儿囡囡。在囡囡还不满周岁时,正如别人所说的那样,我果然怀上了我的二女儿贝贝。从那以后,我始终觉得这是我的大女儿囡囡给我带来的福气,给我带来生养的快乐,多年来,我在心里一直感恩她。她虽然没有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我决心一定要用我一生的母爱去温暖她,去呵护她,让她幸福,让她快乐……”

“妈妈,我亲爱的好妈妈!应该感恩的是我。是您和爸爸收养了我,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你们是我的亲爸亲妈呀……”没等金子回忆完,李囡囡早已是泣不成声,将自己满是泪水的脸颊紧紧地贴在了养母的脸上嚎啕大哭。

“妈妈,我错怪你了,你有一颗金子般闪亮的心……”李贝贝这时才恍然大悟,为什么母亲始终偏向姐姐,原来自己才是父母的亲生,多么可贵的精神,多么深重的情怀啊……

——作于2016年元月7日

河北市癫痫病医院
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有什么
河北癫痫病专业医院

友情链接:

分情破爱网 | 江苏如皋细瞎子 | 北京湖州 | 网名霸气带拽 | 芬兰面积 | 韩后套盒 | 苹果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