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快乐签名 >> 正文

【流年】云归何处(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曾经一个我,曾经一个你,曾经那么刻骨的相遇。到如今,我们都要学会从容安静,面对现实的冷酷。只是当寂寞来临时,依旧会想念穿过命运似血的痕迹,去追寻前世设下的谜底。尘缘将尽,我们都要学会忘记。

是时候了,在该来的时候来,该去的时候去。那些未来得及说出的故事,散落成淡淡的墨迹。你看到的是一枝华丽,却读不懂我孤单的心语。转身的刹那,如果惊扰了你的人生,请相信我的无意。无论何时,我们都要经得起别离,因为,有缘还会再聚。

——题记(引自〈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一、初相遇

请相信,这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白落梅

1

车窗外,大片的平原,绿成流动的海洋,树影迷离,好似水中绿色的帆。

冷云杉趴在窗前,久久失神。

从小到大,都喜欢坐火车,喜欢火车上隆隆的声音,喜欢窗外流动风景,喜欢旅程中的感觉,从江南到江北的过渡,心事随风,不惹尘埃。

九月的北方,秋天来得比南方晚些,树叶刚刚变黄,大片大片开阔的田野,好像是自己笔下的油画。

接近黄昏,风有些凉,云杉顺手从铺上拿起一件白色针织衫,披在身上,继续看夕阳,车窗外,真美啊,一轮落日,宛如油画里的向日葵,温暖而湿润。

“妈妈,我想爸爸了。”女儿小宝靠在云杉身上,撒娇。

云杉怜惜地看着五岁的小宝,心渐渐沉了下去。

云杉长长地叹气,两年了,不长也不短。曾经的伤痛与回忆,渐渐平息,而心上,却留下了一道总也不能愈合的伤口。

两年前,口口声声称爱自己的丈夫,许诺要守候她一生的爱人,不辞而别,与另一个女人走了,让她一度伤心欲绝。

当初他们在一起,他一无所有,是他的执着和爱,让她感动,让她放弃了可以在北京深造绘画的机会,和他共建一个美好的家。

那个温存、稳重的男人,事业有成,在职场呼风唤雨,开始回家越来越少,对她和女儿越来越不关心。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让他背弃道义的女人,只是一个小他十多岁的小女孩,崇拜他,跟随他,死心塌地。他终于还是选择了那个她。

他对云杉说,失掉我,你还有画和女儿,可是她失掉了我,她就一无所有。原谅我吧。真是个美丽的借口。云杉是个绝决的女人,如果不爱了,绝不强求,哪怕背负再多的苦痛。

云杉毅然带着女儿,离开那个家。这两年来,都是方宏生默默地帮助她,关心她。

时光历历在目,往事怎能如烟?

2

这次冷云杉去北京参加一个书画摄影展,其中有自己的作品,真的很开心。圆了多年的梦想。天气暗下来,把女儿安顿睡下,依然毫无困意,拿出包里的书,随意翻起来。

旁边坐着一个穿马夹的男子,三十初头的样子,清秀,俊雅,一直在对面坐着看风景,这会儿,许是沉默太久了,过来和她搭话。——你喜欢看书?

云杉礼貌地笑笑,是的,在车上,打发时间。

我看你很细心,你帮我看着那个包好么?我去趟卫生间。那里有贵重设备。

好的,只要你放心我。

云杉看着他床头放着的一个大黑包。男子笑笑,我相信你,相信我的感觉。

也不知道怎的,云杉通常不太轻易相信陌生人,但这个男人却让她没有防备,真奇怪。

一路上,两人自然地聊起来,男子话不多,却风趣有见地,一路上对云杉母女照顾有加,直到下车,云杉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这次书画展在北京办了三天,组委会安排了外出云南旅游的机会,女儿开心得不得了,云杉带着女儿去了。

同行的车上,云杉带女儿上车,包被忘在了外面,一个男人递过来,云杉感激地谢过,抬头一看,吓了一跳。是他!

火车上的男子,温和的笑着,和她坐一起。男子递过来一张明片——荆棘鸟文化公司首席摄影师,秦风。

云杉笑了,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秦风乐了,我见过你的画,很喜欢呢,风格清新,自然,柔美,人如其画。

云杉脸红了,低头不语。去过云南么?秦风问,云杉像孩子一样,没有呢,一直想去,彩云之南,云南的云是不是很美?

秦风似笑非笑,你见了就知道。

3

深秋,去往云南的路上。一直梦想的地方,不止是一缕思情。那里有湛蓝无暇的天空,宝石般美丽的湖泊,山顶云霞索挠的雪山,四季常开不败的鲜花,那里有多姿多彩的民族风怀情和浓郁古朴的东巴文化,梦曾经在那里,心之所依。看惯了身边的灯红酒绿,远离了城镇的凡尘俗事,是否可以追寻另一种超凡脱俗的美?

清晨的一缕微凉还未散尽,阳光的手指就已轻轻悄悄从车窗的缝隙里伸进来,夹着细碎的爱恋。雾散去,蓝,满眼的蓝,云白风清,透彻心底的,又何止眼前的一汪秋色!

车窗外,是秋即将转身的芳华,绝美,空灵。云杉盯着窗外发呆,秦风问,你在看什么?

当然是看云,你没有发现么?那些云,似动似静,似仙似烟,太美了。

秦风:的确很美,我拍下来给你看。

第一天在大理,导游介绍,上关花,下关风,苍山雪,洱海月。美了季节,醉了岁月。风,是我追寻的方向,花,是我向往的天堂,雪,是我虔诚的祈祷,月,是我灵魂的归宿。何止是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秦风不停地拍照,给云杉和女儿。女儿开心得像一个小天使,在船上,在水边,风清云淡。

从大理到丽江,一路都是美景。云朵,丝丝缕缕,一团团,一片片,云在天涯。那么悠闲自在,那么清逸恬淡,仿佛来自天国,是谁遗忘的衣裙,轻纱淡雾,珠幔连绵。云在山尖上轻歌漫舞,云在田野边散步,风起,云涌,飞升直上,云的国度,山的故里,人间仙境,因为有了云的相依相随。

车,穿过千年风雨无阻的茶马古道,带着悠悠香草的芬芳,如同走过纳西民族文化的长廊,云聚云散,一场世纪的盛会。纷纷扬扬,缠缠绵绵,与山相拥相依,与水相映成辉,前尘往事,如一朵云与一朵云的相遇,许许多多的感觉,就这样纷纷至沓来。

夜色迷离,红的灯,绿的树,青色石板路尤如长长的时光隧道,一头牵着过往,一头连着清梦。延着细碎的脚步,顺着小桥流水,云杉带着女儿,跟着秦风钻进了一个叫“青鸟”的酒吧。

点一根红烛,握一杯当地的红酒,轻倚竹楼古朴的窗幔,远远近近的灯影妩媚蒙,怀抱吉他的歌手正呤唱一首悲伤的老歌:“让我再一次握你的手,让我再一次亲吻你的脸……”

轻含一口红酒,有一点淡淡的苦涩,醇厚的旧滋味,不经意间就勾起了云杉一堆零乱的心事。烛光摇曳,醉影迷离,异乡的夜晚,记忆悄然打开,暂且忘掉生命中的纷纷扰扰,怀抱这样温暖的芬芳,九曲回肠,过滤出一些人,一些片断,曾以为已经忘记,却又重现眼前。终于明白,有些事可以忘记,有些事却只能怀念。

“让我悄悄唤醒你的梦,让我轻轻握住你的手,陪你走过春夏秋冬。让我为擦去昨日的泪,我愿陪你到天涯……”台上的歌手轻拨琴弦,台下的客人醉在其中。云杉醉了,生命多么像旅人,一生的方向,来过,走过,爱过,难舍难留,然后,如云般各自散去。

二、茶心知

一杯清茶的情意,需要合适的水温,安全的距离,相知相惜的懂得。

1

清晨六点,云杉收拾完女儿,送到幼儿园,然后一路慢慢地向自己的茶楼走去。

林城不大,却也气候宜人,空气清新。正值六月,刚下了一点儿小雨,云杉没有带伞,长发上还沾着透明的小露珠儿。今天周末,云杉穿着一条浅紫色吊带碎花长裙,披了一件白色小外衣,长发用白色丝带随意系在脑后,那一束褐色的长卷发,像一团妩媚的海藻,懒散地披在身后。

小雨停了,穿过一条长长的林间小道,面对一座花园,一座暗红色雕花木楼,楼前几棵青竹,拱形的小门上,醒目的四个字“红尘过客”。店员都还没有来,云杉径直走进去,开了门,上二楼,靠露台有一排藤椅,一座小秋千,花团锦绣。云杉坐下,安静地享受清晨时光。

露台上的绿萝,雨后又长了几片新叶,清新可人。一直以来,云杉喜欢绿色不开花的植物,安静,内敛,隐忍。

她的茶室,种了很多这样的植物,长青藤,苹果绿,铁线橛,一年四季,都绿着,为小茶楼增添了不少生机。

八点,店员阿芳来了,笑吟吟冲着云杉打招呼,云杉姐,这么早啊!

云杉也站起来,阿芳,你每天都这么勤快,店里亏了有你。

阿芳不好意思起来,云杉姐,别这么说,你对我们这么好,我们都把这里当自己的小家呢。

云杉笑了,对了,今天有一个活动,荆棘鸟文化公司上周预定在这里开一个签名售书活动,要准备些新茶礼品和鲜花什么的,再准备一个茶艺表演,趁这个机会,给我们茶楼做做宣传。你去安排一下吧。

中午时分,云杉换了一身白色精致小套装,化了些淡妆,把长发挽起,高贵而端庄,站在镜前,云杉安静端详自己,这些年辗转而来,什么苦都吃过,多亏了这茶楼,给自已一个安心调理的地方,人较前几年清瘦了许多,但精神还好,今天气色还不错,神彩飞扬。

这真是一个忙碌充实的一天,茶楼热闹非凡,气氛热烈。送走了客人,已是黄昏时分,云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方宏生打来电话,约她一起吃晚餐,云杉婉言拒绝了。方宏生,那个默默陪伴她两年的男人,成熟稳重,事业有成,离异,一直对云杉情有独衷。可是,对男人,云杉不敢再轻易相信。何况,方宏生不是她喜欢的类型,虽然很懂得体贴照顾人,却墨守成规,思想固化,有点儿大男子主义。

今天,阳光正好,云杉只想独自走走,看看夕阳。好好放松一下。

沿着小树林走,雨后的空气湿湿的,凉凉的,有些许花香和草木的味道在身边弥漫。

午后的阳光若隐若现,云开雾散,整个夕阳如刚浮出水面的一只火鸟,流光溢彩。落日染红了大片天空,像深不见底的海面,由蓝转紫,再由紫变灰蓝,那蓝色中,隐隐带着一抹金色的光环,好美!

云杉仍不住停下脚步,对着晚霞久久地站着,出神。身后,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举着相机对着落日拍照,云杉认出来,是秦风!穿了一件灰色小马夹,牛仔裤,精神十足的样子。

云杉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看夕阳。看见云杉,吃了一惊:“美女,这么有闲情逸致?”

“帅哥,你也很敬业啊!”云杉笑了。

秦风一拍脑袋:“正好,上次为你拍的照片,还在我那里呢。”

云杉:“谢了,不如,改天去我茶楼,我请你喝茶?”

秦风:好啊,就明天吧,我晚上下了班过来。

2

第二天午后,云杉送了女儿出门,今天阳光很好,风清云淡。云杉今天穿了一件纯白色碎花连衣裙,素面朝天,只微微点了些唇彩,长发随意地披下来,性感而妩媚。云杉长得不算漂亮,但气质很好,整个人只要稍加打扮,就象一朵摇曳生姿的七月百合,幽香四溢。

云杉喜欢白,粉白,乳白,纯白,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是白色为主,干净,简单,纯碎的颜色。

两点十分,约在茶楼门口,秦风还没有到,云杉交待了前台,如果有一位先生找我,就让他进来。

云杉靠窗口坐下,吩咐阿芳拿来今年的新茶翠芽,亲自泡好,又点了两三份点心,安静地听音乐。

秦风迟到半小时,匆匆进来,带着歉意的表情,对云杉笑笑,今天临时公司有个会,不好意思,耽误了。

云杉笑着,你能赏光,就很好了。

秦风反而更不好意思起来,第一次让美女请客,还迟到了,呵呵。

云杉安静地打量着他,秦风今天穿了一件米色格子休闲衬衣,发型整齐干净,皮肤有些黑,眼睛不大,却很有神。

秦风从包里拿出一本精致的小相册,递给云杉:你很上相,看看喜不喜欢?

云杉接过来,第一眼就被封面吸引住了,蓝白相间,云朵之下,一位女子的半侧影,长发轻扬,白衣胜雪。

翻开相册,又勾起了云南的美丽回忆,最难忘的是那些飘逸美丽的云朵,苍山洱海边,雪山的晨曦,丽江的风情,还有云杉身在其境的身影。

佩服你,能把我这样不起眼的普通女子,拍得这么美。云杉笑了。

这话说的,人本来就美啊。秦风哈哈大笑。

云杉低头抿了一口茶,不说话。

秦风站起身,饶有兴趣地欣赏小茶楼的四周,古朴,独特,所有的桌椅都是木制,四周都是绿藤萝,窗外的露台上,有不少绿色植物,而楼里唯一的花朵,就是百合。

秦风把目光,投在墙上一幅油画上,一条安静的河流,老树,水草丰厚,花开遍地,饮水的野马,清晨的阳光,诗情画意。

这画,意境很好,安静,令人心情舒畅。秦风赞不绝口。

云杉看着秦风投入的样子,喃喃自语:来我茶室的朋友,很少会像你这么用心观察的,大家都只顾喝茶聊天,不愧是做摄影的。

其实,你的画,很有感染力。秦风看着云杉说,这体现了一个人的内心世界,丰厚而盈满,不为外界所动,有自己独特的思想,所以安静。

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患了癫痫病应该怎么办
西安治疗癫痫病多少钱

友情链接:

分情破爱网 | 江苏如皋细瞎子 | 北京湖州 | 网名霸气带拽 | 芬兰面积 | 韩后套盒 | 苹果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