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绍兴黄酒的作用 >> 正文

【摆渡】龟裂(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又有十多天没落雨啦!

天照应,半个月前下了一场不算小的雨,路上一寸来厚的尘土缩成了数以万计的小土球,它们的含水量少得可怜,如果供微生物饮用足够狂饮几天的,如果是滋润旱苗那连微不足道都说不上。

看天象,龙王很可能继续遗忘鲁西南,不愿来此光顾,因为天碧蓝碧蓝的,一丝云彩都没有。

而今,十多天前的“土水球”早就销声匿迹了,路上的尘土又补充了许多,一脚踏上去便“噗”的一声升腾起一股“浓烟”。眼下路上的行人是十分稀少的,人们或许害怕汗湿的衣服被沾上尘土,也或是不愿看见那半死不活的树木呆立路旁纹丝不动,最主要的还是害怕那一脸杀气的毒太阳,强光照到人脸上如刀割一般疼痛。

路上倒是走来一个人,他高高的个儿,脸有些瘦削,肩上挑着一副水桶,水桶里装着大半桶河水,正步履蹒跚向一块玉米地走去。

地里黄而瘦的玉米并不你挨我我挨你地站在地上,它们没有因主人的光临而抖动一下身子,这些旱苗感觉已经木然了。因为主人太吝啬,每天只赐给它们将够维持生命的一勺水,再多没有,所以它们很不赞成年轻的主人,即使看见主人担着水来了也不表现十分高兴。

年轻的主人面容憔悴,他站在地头上,两只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地上的裂缝发呆。那裂缝张着大口,正如嗷嗷待哺的婴儿,它们饥渴难耐,十分祈求一场大水的浇灌。年轻的主人看着眼前的旱景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挑起水桶又晃晃悠悠向河边走去。

河水也不像往日那样欢快,死气沉沉地慢慢向南流动着。从河沿上留下的水痕可以看出水位已下降了近两米,河道很快就要干涸。人们为了容易挑满水桶便在河沿边上挖了许多水坑,水坑向上便有一二十级台阶。刘详情就是踏着这样的台阶下到一个坑边。他打满一担水又沿着台阶走上岸来,走了接近一千米才返回玉米地。他放下水挑子,擦去脸上的汗水,然后拍了拍红肿的肩膀,接着便开始分配香油般贵重的河水。这一担水只有十来棵玉米苗得到照顾,其他的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主人期盼下一趟水的到来。照这样的浇灌速度计算,一亩地几千棵玉米,需要几百担水,一天只能挑三十几担水,一亩地要十多天才能浇完,自家有二亩多玉米,那就需要一个月才能浇完,到那时天如果还不落雨,等不到浇完一遍后面的玉米苗便不复存在。

刘详情皱起了眉头。

今天刘详情一连挑了三十担水,直到太阳快要落山了他才收工回家。

刘详情走在路上,太阳余辉映照着大地,彩霞布满天空,景美如画。可此时的刘详情已没了赏景的兴致,他挑了一天水已累得筋疲力尽,两腿像灌了铅,走路都慢慢腾腾的,两只水桶也有气无力地配合着主人“咯吱咯吱”唱着单调的怨曲回家转。

刘详情走回家天已经开始上夜影,他家小屋里更是一团漆黑,安静异常。其实屋里有人,刘详情的父亲累病了正躺在小屋里休息,儿子回家了老人也没有发觉。刘详情走进屋里拉着了电灯,看了看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的父亲,然后推了推他的身子。老人醒了。儿子倒了一杯糖水端给了他。老人喝了两口然后说话:“情儿,今天又累得够呛吧?要不就停下歇一天吧!”

“不能歇着,我能坚持。旱苗有这一勺水能维持生命,没这一勺水它们都会干死。老天不收无苗的庄稼。你安心养病,不要担心我。我去煎药。”刘详情说完饭也没顾得上做便忙着烧火给父亲煎药去了。

父亲看着筋疲力尽的儿子心疼地说:“歇一会儿吧,缓缓劲儿再煎药不迟。”

刘详情没有说话,他打开药包开始烧火。就在这时大门外突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谁呀?请进来!”刘详情热情地说。

“是我。”随着说话声门外走进来一位姑娘。

“哦,娥妮呀!有事吗?”刘详情问。

娥妮说:“听妈说你这两天累得够呛,大爷又病了,就你一个人忙里忙外的。妈让我过来帮忙,帮你煎药做饭。”

“也好!那就谢谢啦!我也不多客气了。你煎药,我去抽空批改剩下的作业,明天早上学生还要用。”刘详情说完忙业务去了。

娥妮便开始忙着煎药做饭。

不一会儿,中药熬好了,饭也做中了,娥妮首先小心翼翼把药端给刘详情的父亲,接着又盛好饭端给刘详情,然后告辞回家。

刘详情一夜累得糊里糊涂,可第二天却又早早起床,他要赶早班上课,便胡乱洗了一把脸夹起课本急急忙忙走向学校。

眼下离全县统考时间没几天了,刘详情这段时间既得照顾庄稼还得备战统考,两头兼顾,忙得不亦乐乎。他今天就要赶着上四节课,早上两节,中午两节,到了下午还得去浇地。

就在刘详情上完第一节课正准备上第二节课的时候,娥妮突然气喘吁吁跑到学校来,她找到刘详情说:“详情哥,快回家,大爷情况不好,快向校长请个假,让别人替你代课,咱们送大爷去医院。”

刘详情一听父亲情况不好,头“嗡”的一声,眼前一阵发黑,几乎栽倒在地。他定了一会儿神,感觉稍微好些了,便向校长请了假,然后和娥妮一起飞速跑向家里。来到家他见父亲紧闭双眼,气息微弱,急得眼泪差点掉下来。娥妮在院子里已准备好了架子车,两人把老人架上车然后快速送往医院。

医生仔细给老人检查了一遍,说老人无大碍,只是身体太过虚弱,住几天院很快就会好的。刘详情一听父亲没大事这才放下心来,他给父亲办好了住院手续后,爷俩便在医院住了下来。夜里刘详情只迷瞪了一会儿,睁开眼后怎么也睡不着了,他索性站起来在医院走廊里来回踱步,第二天,护士刚上班他便向护士做了一番交代后又骑上自行车返回学校上课。上完课饭也顾不得吃,他又骑上自行车返回医院照顾父亲。就这样一周很快过去,刘详情父亲病情转好,头脑也恢复清醒。老人看看两眼布满血丝的儿子,心疼得流下了眼泪。

老人说:“情儿,我的身体好多了,你就回家好好睡一觉去吧!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放心去吧!”说完老人又上下打量了儿子一番,似乎还有话要说。

刘详情看出来了,问父亲:“爸,还有事?说吧!”

“哦,没有什么事。我是想——嗯,没什么。”老人欲言又止,或许老人担心说出来不合适吧,所以又把话咽了回去。

刘详情已猜到父亲想说什么,因为这样的话父亲已说过不止一次了。他看看病床上的父亲,感慨万端。老父亲就是为支持自己的工作而担负起家里所有的重担,天长日久终于积劳成疾病倒在地头上。是自己对不起父亲,今后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必须帮父亲分担养家的义务。

再看看老人,他经过一番思考还是开口了,他说:“情儿,你的思想观念应该改一改了,此时不是彼时,社会现状发生了转变,分田到户了,地要自己种,都各人顾各人,谁也不管别人家的事,正应了那句话‘各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从前是集体,挣工分,有人给你报酬。现在把地分给个人了,集体不存在了,你干得再下劲也没人给你钱了。你就不能把所有精力全部放在教学上了,要去管自己的责任田,让地有个好收成,把自己的日子过起来,这才是根本。”

刘详情点点头肯定了父亲的说法,他觉得父亲的话是有道理的。

父亲接着说:“你的愿望是把学生教好,做个优秀教师,父亲支持;你积极进修,努力进步,父亲更不反对。可是----可是家不能不要,责任田不能不管!”

听了父亲的话,刘详情没有说什么,只是点头。他站起身,把护士叫来说了几句话,然后便离开了医院。此时刘详情心里感到有一种莫大的委屈,他眼睛酸酸的,真想大哭一场以发泄心中的郁闷。

刘详情回到学校,上课铃已经敲响。他回想父亲说的话,尽管在理,可本职工作不能放松。自己既然选择做老师,就必须把学生教好,责任田只得放在其次,只能抽课余时间去管理,这样尽管累点,可也总比放给父亲一人去干要好得多。

这天中午放了学,刘详情看看表才两点半钟,他也没顾得上吃中午饭又挑起水桶下地了。

此时烈日炙烤着大地,照在人的皮肤上犹如开裂一般疼痛。地里又矮又黄的玉米叶已卷成了尖筒,宛如牛角尖。墨绿的大豆们也合上了半干的叶片,奄奄一息地立在大地上。

刘详情看着地上干瘦的玉米苗百感交集。他呆呆地站在地头上正出神,突然身后传来了说话声。刘详情一惊,扭头看看身后,原来是娥妮来到地头上。只见娥妮大汗淋漓地挑来一担水放到地上,接着擦了一把汗,然后问刘详情父亲的病情如何。

刘详情回答:“好多了!”接着又说,“娥妮呀,你又来帮我,我真有点过意不去。这活挺累的,看都把你累坏了,我说什么好呢?真是感激不尽!”

娥妮笑了笑,看了刘详情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弯下腰一瓢一瓢浇灌着即将干死的玉米苗。不一会儿,两桶水很快分配完结,娥妮直起身子,她把两条长而粗的发辫挽到背后,又用手抿回被汗水浸湿贴在脸上的鬓发,然后挑起水桶向河边走去。刘详情也紧随其后。

两人来到河边,娥妮看着旁边的一块豆地问刘详情:“详情哥,你家也有豆地,锄草了没有?‘’

“没有。”刘详情回答,旋即心里又“咯噔”一声,惊愕地问:“怎么?豆地又要锄草了?”

“是的,你没注意吗?人们都在锄草。”

一样农活还没干完,又来一项,刘详情听后头大如娄,肩上的水桶也感觉千斤重。他两腿发软,头脑发胀,不知咋地一下摔在地上,水桶里的水也泼撒一地。只见刘详情面色蜡黄,眼睛无神。娥妮见状吓得不轻,她忙放下水桶拉住刘详情的胳膊问:“哥,你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嘛?怎么摔倒了?”

“哦,没什么,是这几天休息太少了,缺觉,头晕。”刘详情极力控制情绪,强作镇静地说。

“那,你就先回医院照顾大爷去吧,休息休息。这里的活我来干,我帮你浇地。‘’

“不!我能坚持。你个姑娘家,身单力薄,不能天天干重体力活。我也于心不忍。”刘详情说完又咬牙坚持挑水去了。

地已浇了一半,刘详情再也不能坚持,他已筋疲力尽。他躺到地头上,然后闭上双眼,一会儿便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等到醒来,太阳已经落山,西边彩霞染红大半个天空,大地也被涂上一层淡淡的红色,景色甚是令人心动。刘详情美美睡了一觉,精力大大恢复。他很快站起身来忽然想起了娥妮,便大声呼喊她的名字。娥妮正挑着一担水从远处走来,她听到刘详情的喊声便回应了一声。

这时天渐渐黑下来,刘详情赶紧跑过去帮着娥妮把水挑到地中间,然后又一勺一勺地浇到饥渴的玉米根上。天完全黑了下来,不能再干了,刘详情和娥妮便挑着水桶回家转。回到家刘详情饭也没顾得上吃又赶紧返去医院看望父亲。

老人已恢复了健康,他躺在病床上已经睡着了,睡得很香,样子很平静。刘详情看着熟睡的父亲长长叹了一口气,肚子开始感觉到了饥饿,他没有打搅老人,而是转身走上大街打算去餐馆买一份好饭庆贺父亲康复。

刘详情买回饭菜刚刚回到医院,医生便来查房了。刘详情看到医生急忙站起身来热情打招呼。

医生来到老人病床前叫醒了他,然后仔细复查了一遍。医生告诉刘详情,老人已康复,可以出院了。老人听了医生的话十分高兴,立刻要求儿子去办理出院手续,说是今晚就回家。刘详情遵从父亲意愿很快来到住院处办妥了一切手续,然后拉着父亲回到家里。

几天过后老人又能下地干活了。

这天是星期天,刘详情爷俩一早起床又扛上锄头下地了。来到地头,刘详情并没立即干活,而是站在地头上发起呆来。这已成了他的习惯,刘详情每次来到地头都是这样。

父亲看看儿子催促说:“情儿,傻愣着干嘛?快点干,早干完早回家,在地里磨蹭什么?”

“嗷,我马上干!”

干了几个小时,太阳升到了正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这时很多把饭带到地头上的人们开始聚在一起吃午饭。刘详情爷俩今天由于起得早没有带饭只好收工回家。

此时太阳越来越热,刘详情不打算再干,便叫上父亲一起回家。爷俩刚走到半路,迎面碰到邻家女孩燕子正哭着、喊着找妈妈。也不知哭了多长时间了,小女孩已哭得泪人儿一般。

刘详情见状抱起燕子又劝又哄,然后给她擦去脸上的泪痕,问:“燕子,你妈妈呢?怎么没带你出门?”

小燕子还在抽噎,回答:“不知道。我正睡觉妈妈就走了,也许下地干活去了。我要找妈妈!”小女孩说完又接着哭起来。

刘详情把小女孩抱得更紧,说:“妈妈现在回家了,叔叔这就送你见妈妈。”

两人正说着话,前面一位中年妇女正东一眼,西一眼风风火火从对面走来,她正是燕子的妈妈。

刘详情见状喊了一声:“大嫂,你是找燕子吧?你怎么把一个小孩子单独放在家里,出事怎么办?”

中年妇女没有答话,她看到刘详情怀里抱着自己的女儿,便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刘详情面前接过女儿,眼里流着泪说:“我的宝贝,吓死我了。我以为叫人贩子把你偷走了呢!”

甘肃好的癫痫医院在哪
兰州的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
癫痫治疗需要做什么预防工作

友情链接:

分情破爱网 | 江苏如皋细瞎子 | 北京湖州 | 网名霸气带拽 | 芬兰面积 | 韩后套盒 | 苹果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