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绍兴黄酒的作用 >> 正文

【笔尖】红衣绿裤(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红衣绿裤】

她穿着红衣绿裤进了赵家的门,从此她生是赵家人,死就是赵家的鬼了,这是新婚之夜她的老公壮子对她吼的,也许她有些心不甘吧,因此她哭的很痛。

结婚那天赵家村一村子的人都来看新娘子,她头不抬眼不睁泪水涟涟的样子,令村上人都很疑惑与不解。村里巧嘴婶说:这新娘子一脸晦气,脸上一丝喜气也没有,看来这门婚事怕到不了地头。

当然巧嘴婶只是悄悄的对她自家老公低低的一说,还是被别人听了去。从此村上人就总看那红衣绿裤的女人不太顺了。

红衣绿裤的新娘子是赵家两袋豆子换来的。赵家曾借给红衣绿裤新娘子的父亲两袋豆子,几年了都没还上。最后红衣绿裤的爹就把十九岁的红衣绿裤嫁给了赵家三十有三的赵壮,壮子很小就没了娘,也同红衣绿裤一样的命苦,赵家也不富余,日子还算过的去。就这样三十多的壮子总算娶上了媳妇。

因壮子娶来的息妇,一来就穿着红衣绿裤,以后也总穿着红衣绿裤出出进进的,所以村上人就称呼她红衣绿裤。时间久了连她真名实姓也不知道了,她就这样默默的一声不响的,村前山岗上割草,村后小河边洗衣挖野菜,家里养猪做家务,每天过着简单平静的日子。

自从她来到村上来到赵家,说也奇怪,她就没有笑过一次,连与人聊天也没有过。她总是沉着脸,不说也不笑,其实她长的不难看,细细的眉,清秀的一张脸儿,肌肤也很细腻白晰,脸儿也如二月花,可她总是冷冷冰冰的,拒人千里之外,从来她也不说也不笑,寂静的她的好似不存在一样。

日子常了也再没人觉得奇怪了,也很少有人与她来往,也就很少有人与她聊天说话。

日子一天天过去,村上人慢慢也接受了红衣绿裤的行事为人,见怪不怪了,都以为这女子生来就不会笑,也很少说话呢。

那晚的月光与平时也没什么两样,村后小河旁,一声声清脆的笑声震的天上的星子也一颗颗好似落到了小河里。岸边一女子坐在河边的青青草地上,那女子边用手扬着河水边大笑着,她笑得很动听样子也很美。

河中一男子叫辉子,是村上的一位小伙子,边在水中游也边用手扬起无数水花,扬向河边的女子,月光下那女子一双清澈的双眼,笑的也很美丽陶醉,那女子穿着红衣绿裤。

远远的一路寻来的壮子,他寻了村前寻村后,最近不止一个人传言:听说没,红衣绿裤和辉子抱在一起……嘻嘻。

唉,咋这么样呀,红衣绿裤勾上辉子了,都看见啦……村上的传言越传越有鼻子有眼的了。

壮子虽不信,但心里也起了疑,他本来就对红衣绿裤厌恶的心更是难已刻制了。自从听到那些传言后,几乎每个夜晚壮子都要审问一下红衣绿裤,他用尽所有恶言恶语相伤,也动了不少老拳,可红衣绿裤就似木人一样从不反抗也不回击,默默的就如壮子的定论:死人一样。

今儿收工回家一眼看不到了他的女人,壮子就赶紧出来寻,其实那女子从前经常很晚回家的,砍多了柴,或割多了草,背不动在路上误了时间,因此回家晚了。但壮子早已不以为然,可今晚他鬼使神差的竟初次出来寻她。不是怕红衣绿裤有什么别的,只因为那些听到的言传。看着死人一样的女子会是什么个样子,这死人也会有人喜欢?也会喜欢别人吗?

壮子从家出来就前村山岗后村坡地的到处寻找,最后就一直向村边的小河一路寻来。晚风习习,有很浓的花香,让人心里恼烦的很。

远远的壮子就看到了月光下的他的女人在同村上辉子有说有笑的一幕。特别是那清脆动听的笑声壮子还是第一次听到。壮子立刻就气炸了肺,急匆匆跑过去不管头脸就是一顿老拳。

河中辉子大声问:“壮子你疯了吗?她就没有说笑的自由了吗?”

壮子理也不理一把将红衣绿裤连扯带拖的往家拉,恨恨的将一口唾沫星子吐在地:“辉子你等着,我去告你勾引罪。”

“笑话,我怎么了嘛,不就说了几句笑话,就犯罪了吗?法律上有这条罪过吗?”辉子气气的往河水里也吐了几口唾沫。很是不服,但必经是人家壮子屋里的人,也不好说什么。

那晚红衣绿裤被壮子一直审问了一夜,又不断的搬过她的脸说:“笑呀,你笑呀,我以为你不会说不会笑呢,今晚你给大爷我笑一个。”

边问边用手抽红衣绿裤的脸,打累了就用赶牲口的鞭子抽打。然而无论壮子怎样对待她,红衣绿裤一声也不吭,木头人一样,就如从前一样木木的,没有任何表情,天渐渐泛白了,壮子也打累了,慢慢睡着了。

当清晨来到赵家村时,早早去山上田地干活的人,发现村后小河上漂着一位女子,她穿着红衣绿裤,谁也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她就那样平静的漂在水面上,那水面是昨晚她与村上那个她唯一说笑的男子游过的地方。

【也点秋香】

老大不小了,咋混的吗?咋也没混上个媳妇儿。同龄的人总半开玩笑半嘲讽我,我听得出来,就我这点事,家人急,最先急的是我的白发亲娘,再就是老父,其次是姐,然后就不堪设想了,姥姥急了舅舅急,叔叔婶子大娘二婶子,七大姑还有咱的八大姨儿,人家是全城热恋,我是全城火急。

唉。这可咋整呢?姑表婶子见我就直叹气:“不能再等下去了,不能再下去了,这要再过上几年就更难办了。”

七姑奶奶的小儿媳也帮腔:“要主动出去到处寻寻了,看看别人咋从外面穷乡僻壤处说来的媳妇呀,咱能不能也寻觅个呢。”

一语提醒梦中人,忽然一天七大姑的外表姨的外甥媳妇的表姨仗。这辈份也不知如何论了,他就叫我称他六五叔,这咋论的也无从考证了,先就这么叫这着吧。

一天六五叔就来到了我的家,吃酒议事,五六叔半迷着双眼半巴哒着嘴儿,见多识广的他拍着胸脯:“这大侄子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准备下钱,预备好了就等我的信吧,那边一有信咱就动身。”

母亲感激不尽,送了许多礼物给那六五叔。六五叔清瘦清清爽爽的一小老头,眼明心亮的那种样子,目光矍铄,一看就知道是场面上很老道的人物。

母亲坚决响应六五叔的指示,不敢有丝毫懈怠。开始凑起钱来,总算东借西挪,自家攒得也都凑上不算,还将家中的几颗多年老树也砍伐了买了。还有那头老黄牛,它临行也不知道到底招谁惹谁了,就那样被几个钱易了主。唉,悲哀呀,我愧对家人还不算,连老黄牛我也愧的对呀。

这不六五叔的信随着钱凑齐了也来了。捏着从母亲手里递过来的厚厚一厚沓子钱,心里也说不上个啥种滋味。母亲满脸欢喜:“跟上你六五叔去吧,这下可好了。出门在外就听你六五叔的话就行,记着一定领回来个,娘就等抱孙子呢,娘还有几年好日子,等爬不动,看谁帮你看哄娃子。”

看着娘看那厚厚一沓子的钱的眼光,仿佛那钱就是娘日思夜想的儿媳和胖孙子似的。唉,无奈呀,我的爱情要用这种方式来进行,真的好失败。

终于坐火车又坐汽车,最后我与六五叔就站在了两头小毛驴面前,后背就是难与上青天的蜀道了,看着眼前两头骨瘦如柴的小毛驴,我有点疑惑的自语到:“你这驴能托动我们吗?”

“你怎说话吗?谁是驴?怎托不动你了?”一位驴租不高兴了。

五六叔急忙递上支烟:“老哥吸上支,你老消消气儿,小孩子乡里来的不会说话。”

唉,别提有多郁闷了,这种地方,语言都不通,我又没说什么嘛。这要领回去个媳妇,可咋勾通吗?代勾太大,我又打起了退堂鼓:“五六叔,咱还是回吧,我看就算了吧。”

“回?啥时候了吗?回不得,你小子不讲就,我可是守信的人,让老少爷们说戳我后脊粱骨,骂我不叫人吗?你打听打听,我五六叔啥时干过半途而费的事?”

唉,没办法,好似已骑虎难下了。只得硬着头皮,骑上驴,进了山。走在山粱子上,我才知道,为何要骑驴了,这路,驴走得,人走不得,车?再好的车在这里也完了绝窍寸步难行呀。不过风景可真不错,青山绿水,白云悠悠,鸟鸣山涧,群鹿欢奔。

总算被驴颠得五脏六腹还没离位太远,但已痛的肝肠寸断。也总算来到了村上。

刚一进村口,一群大人孩子呼啦啦围了上来,像看火星人似的,丝毫不放过的看着我,品头论足的边看着我边说着:“个子满高,脸有点白,眼是不是太小了点,头发是不是太长了些个,衣服太花梢了呀……哈哈……”我被一群大人孩子看着议论着,一时不知所措。

早早等在村口的五六叔的熟人柳树叔,立刻满脸笑颜将我们接到了家里。

很快村上有头脸的人物就都被柳树叔请来了:村长,村主任,村电工,村会计……一行几人在柳树叔家把酒喝过了,就一起去了村上。村长打开村广播,先来了一首《红高粱中》的《酒神曲》,又来了一曲《滚滚长江东逝水》。那歌声在整个村子上空飘荡,就好似过大年一样喜庆有气势着呢。

接着村长就用他们的土语普通话冲着喇叭头喊说着:“我说啊,我说个事,下个通知啊。各位村民们那,请注意了啊,请注意了哈,凡是年龄在婚龄内的闺女儿来村上,都来村上,离婚离异寡居的这次就不要来了啊。外面来人了哈,来人了,婚姻自由嘛,婚姻自主,自由恋爱哈。自由就自己来村上,选上就去办理好手续啦,婚姻自由绝没有半丝半毫强求哈,来吧,马上都来吧。”

没多大一会,叽叽喳喳来了好些女孩子,拥拥挤挤,一下满了村长办公室。她们有瘦有胖高矮不齐,穿红挂绿的进得门来就一字排开,让我立刻有种似梦似幻,好似唐伯虎点秋香的味道。虽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在五六叔的指点下看着这群秋香们,一时间也看的眼花瞭乱起来。胖的瘦的,但脸色都黑幽幽的一样的脸色,眼光都偷偷在我脸上掠过,又好似不经意的,你推我一把,我扯你一下嘻嘻笑笑的,就听那村电工说:“从左往右,一万八开头,每位排下来,最后的几位也就八千,这位,这位,这位……”他边点着那些女孩们,边对我说:“你就挑吧,挑好了,就是你的婆娘了,带出山去跟你过日子,来年给你养个胖小子。哈哈……”

仿佛我真的步入了唐伯虎的时代,只是找不到伯虎的才气与潇洒。寻看了一下,心荒的像要停摆的钟表,又如十五条水桶打水,真是七上八下。

突然一位秀气的面容一下就跃进眼前,纤细的身段,长长的脖颈,还挂着串累似水晶的项链,这种饰品在我们那几岁的女孩子挂着玩的,也许这里算是很高档的饰品了。

她羞涩的望着我,眼里有中我想往的东西,让我怦然心动,难到她就是我命里的秋香?我也多看了她几眼,四目相遇,火花还是碰出了些。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只因她的价位高,我带来的人民币只能望而却步了。听到我没有选她,她也很难过的底下头去,似有滴泪状,没有一点办法,她家里一文钱也不让,我多一文也出不来,爱情在真金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寻看一次又一次,已是眼花缭乱,已是心伤难言,因面对心怡的她那火辣辣的双眼,心儿已碎。唉,就她吧,人群中看了她一眼的感觉一点也不强烈。只因她的样子还算符合母亲的心愿:高挑身子,缅腆的样子,看上去也算善良。最重要的是,价位我出的起,不高也不低,我揣的也就那么多,否则家也回不去了。

早晨的阳光还不算刺眼,我们一行多了一位我点重的女孩,她就是春丫,我娶来的媳妇,大红的证书已办好了,就等回家吃了酒席,过日子了。

无论怎样吧,咱也点了一次秋香,悲哀吗?那些秋香们呢,谁又知她们内心里的苦楚呢?她们更加悲哀呀。那些贫穷的山沟,何时才能富有,让那些女孩们也享受她们应得的爱情自由,爱情不再受任何人左右。那么我等男子呢,不悲哀吗?我的爱情就这样草草结束了。

一路上谁也没说话,骑上小毛驴,春丫头不抬眼不睁的,只说了句:“爹,娘都回吧,用那钱供我弟好好念书吧,我去了。等日子好些了,我抱娃回来看你们二老。”

我一直无语,心里酸酸的,身后人群中那位我喜欢的秋香远远的流着泪送着我,我不敢回头看她只觉得后背被目光洞穿了似的,一文钱难到英雄好汉呢,何况我算个啥?我要真是唐伯虎有多好吗?点是心爱的秋香此生也不算白活一场了。

我心里乱乱的,一路上谁也无言无语,只有六五叔一身轻松的唱着:山蓝蓝,水蓝蓝……我这才发现这里的天真蓝,蓝的像个梦。这里的山真险,险成一片好风景,我鼻子一酸流下泪来。

“干嘛?你小子就这么激动?哈哈,从此好好过日子,人家姑娘千山万水的跟着你去,不易呀。哈哈……”

五六叔看着我笑着说,洒下的笑声好似被山水拾捡了去,哈哈……山水也笑着。而我还有那已是我合法妻子的春丫却有种流泪的感觉,心里同样有种被打翻五味瓶一样的滋味。

贵阳癫痫病医院排名
阜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什么病会引起小孩癫痫

友情链接:

分情破爱网 | 江苏如皋细瞎子 | 北京湖州 | 网名霸气带拽 | 芬兰面积 | 韩后套盒 | 苹果公司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