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重庆教育网站 >> 正文

【 江南小说】落魂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不知生活抛弃了我,还是我抛弃了生活.总之,这个冬天对我来说不堪回首.我真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大哭一场,但却无可奈何,只有在这冬天雪地里寻找自己失落的灵魂.

于是,人们便指着我说:这孩子丢魂儿了!

这么跟您说吧,至从那位好心的长者三番五次地把我请到他的门下的时候,我本以为从此便走进了一个辉煌的圣殿.于是,便在我艰难的经济中硬挤出一点钱,毫不犹豫地买了一双价值185元皮鞋,心怀别样的滋味蹬上了脚.出得门来,我一下子自我感觉高大了许多,看见临家的老求很自然地昂起了头.然后迈着有力的步子铿锵地走去.

呵呵,现在一想起这些都觉得可笑,连我也无法弄明白,那时的我,那走路的步子怎么那么有力,并且有点胸有成竹的样子.似乎觉得自己不可一世,俨然一个了不得的人人物物.所以,就故意把脚下弄得啪啪地响亮,竟把那些经常见面的熟人们也看得张口结舌.随即,我越发感到自己好象飘乎了起来,似乎猛然间找到了通向天堂的路.

似乎能记得清,那时我的心呀,跳跃、狂热、骚动,好似被一片云雾托起.就这样,我开始蔑视我的土地,蔑视我的黄牛,蔑视我的黑猪,蔑视我的下蛋鸡.去吧,曾经属于我的一切,byby那,我曾经把巨大的希望寄托于你们,你们只会给我长出毛草拉下稀屎.拜拜啦,我的老朋友们,我很想为你们唱一曲颂歌,但我没有那份情趣,一想起你们来我就想掉泪,我更会发疯!别了,我昔日的朋友们,等到山花栏漫时,我们再相会……

如此这般,我也便狂妄地作起诗来.诗言道:我来自一条幽远的山谷春生夏长是我不灭的信念即使秋的残风冬的烈火也吹灭不了我的灵魂赴汤蹈火是我的命运永往直前是我的性格愿我的梦想在这烈火中升腾

我想,这个世界应该为我拥有.随即,就对那位长者说道:把一切都交给我吧,我会干得如此如此的伟大,如此如此的辉煌.不料,这么一下就把长者弄得哭笑不得,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狂妄,关切的说,这孩子怎么了,你是不是发烧了,哦,有愿望总是好样的,但孩子你要知道,什么是你的愿望,什么是你当下要做的.要把愿意和你要做的结合起来联系起来,想得太多必成空想,会栽跟头的啊,孩子…

什么?我看了一眼我的脚,那皮鞋擦得贼亮,但我感觉,它已经磨破了我的脚指头,能感到那点点的血在渗.我知道我是第一次穿上这样的鞋子,好不容易穿上,岂能脱下.你这个老头儿,三番五次地叫我来,竟给我说这样的话,罢罢罢,此处不用爷自有用爷处,哼,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我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算了吧,等到山花烂漫……

给你说,别老以为我在发烧.回到家里我就用体温表量过了,不但没有发烧,而是发凉了.试了几次明确都明确显示出是35度.那么我就一次一次的写着这个数字,写着写着心中就闪出一道亮光,似乎明白了许多.如此,我便自言自语,这可能是高贵的神给我的某种暗示,35,不就是35岁么?这个年龄段一定是我的大发之年,就是我心中所想的那个山花烂漫时,是啊,现在我毕竟还年轻,才是25岁嘛,到35岁还有十年.哦,十个春秋,漫长的十个岁月,风风雨雨,不论是怎样的折磨都得忍受.是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罚其身……

说折磨,这烦心的事儿就来了.远远地我就看见了临家的老求,他把我栏挡在我家的门口.此老求是出了名的鬼钻钻,不知怎么就发了点小财,具说是在倒古董.个子不高,三尺有余却长了一个看起来比球还圆的大脑袋,球一样的圆眼睛,球一样的圆鼻头,球一圆的大嘴巴.有了点钱,这老求就心黑起来,在村里暗地放高利贷,他栏住我是索要我去年结婚时弄下他的一千元贷账呢.

“小子,我给你说呢,你这媳妇娶进门都一年了,还有了体面的工作,也该……”

我正烦躁,这老家伙就来索债,我得给点颜色看看.

“是这,我的求叔,本来说给你亲自送过来,你看这几日又忙的.不料前些日子,老娘有病有花销了,即然你来了,那我也不好再拖,家里还有我正想要卖的那头牛,你就拉走吧.”

“你这娃咋能这样说,算了,我还是等你把牛卖了再说.”这老求怕我,我说过要去政府告他,他说叔是给你帮忙,不会象给别人那样要利息的,你别胡来,叔只是换两个小钱.于是慌然而去.

老求虽然走了,但我的心更烦了.这时候我就想起了酒,酒是个好东西,欢喜时需要,发愁时更需要.等到一瓶见底,我早已褴醉如泥.一觉醒来,似乎觉得自己做了一个美梦,但却一点都记不起来.

因此,我便去问长者,长者这次真的发怒了.

“我看你这娃真的种邪了,你是把魂丢了是不是,你做了梦,跑来问我,我问谁去?滚开,滚得越远越好,你在我这儿的历史使命完成了,从此最好再不让我看到你……”

噢!原来如此,我是在白日做梦.是的,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应该从这个门里滚出去,我是把魂儿丢了,应该去找回我的灵魂.

此刻,我不知道是怎样地走出了长者的家门,竟连看一眼都没有.我也想回头看看,但不知为什么,只盯着自己的脚.那双价值185元的皮鞋也不知什么时候也甩掉了,连袜子也不见了,那光光的脚板上只淌着潺潺的血.天在飘着老大的雪花,地上已是一片银白,于是,我走过时留下的印迹就格外显眼.风也跟着吼叫起来,我在心里呼喊:我的魂儿呀!你到处丢失在哪儿?

没有人可怜我,只有我的老奶奶为我心疼.这个夜晚,她追寻着我的足迹,一手拿着一根木棍,一手拿着一个铜脸盆儿,不停地四处狠敲,

“当当当…回来吧,我的小孙孙……”

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正规
小儿癫痫影响智力吗
埋线治疗癫痫病

友情链接:

分情破爱网 | 江苏如皋细瞎子 | 北京湖州 | 网名霸气带拽 | 芬兰面积 | 韩后套盒 | 苹果公司股东